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角尖-程天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360大战QQ观看之血酬定律  

2010-11-10 10:0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3Q大战,很多人说了很多话,都很精彩;3Q大战,空前激烈,留点文字纪念一下这场大战。用下面的读书笔记来做纪念吧,各位读者可以凭各自的认识对号入座。

    血酬的价值,取决于拼争对象的价值。获得的利益源于所拥有的“合法伤害能力”和对潜规则的把握,出让的利益是为避免伤害而付的赎金。2005年诺贝尔奖获得者Thomas Schelling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:报复能力比攻击能力更重要。因为它能直接阻止他人的伤害企图,而不必通过实际实施的损害。

    “英雄这种东西,本来就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物,稳定的常规秩序中不需要英雄,也没有英雄的位置。民众尽管没有固定的脸谱,却始终是理性的趋利避害集团。他们没有永恒的朋友,也没有永恒的敌人,只有自己的利益是永恒的。”

    “合法地制造麻烦或危害他人地全力是之前的,也确实不断地卖着大价钱。合法伤害权威力巨大、成本低廉。使用它的人们几乎可以无中生有、凭空攫取利益;相比之下,造福的权力却又显得多,离不开实际资源的支撑。因此,合法伤害权对社会和历史的实际运行影响深远,也是潜规则形成的根据。”

    对暴力的掌控才是最终的根据,合法伤害权不过是对合法暴力地合法应用。各个社会集团内部,就是根据加害能力分肥地,各种资源也是追随者这种能力了流动的。

    “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英雄,在他们可以挑拨激化事态,可以裹挟和利用民意的时候,主动放弃自己的最后一线希望,挺身当了民众贡献给统治者的牺牲。我对他们充满同情和敬意。”这可能是冰冷的《血酬定律》中最有温情的一句话。

    安兰德在《致新知识分子》中指出,在人类的文明进程里,有一支蔑视商业活动和物质财产的同盟军,里面有两种人,暴徒和信徒。暴徒靠抢掠和剥削为生,践踏他人财产权,信徒则巧舌如簧,为各种强制行为粉饰,以“公共”的名义将其合理化。

    明明是没有毒的蝴蝶,偏要长成有毒蝴蝶的模样,有毒的昆虫往往色彩张扬,不但不肯伪装,反而生怕捕食者认不出自己。在自然界的拟态关系中,模拟者是占便宜的,它们无须自己制造毒素,节省了资源,又获得了近似毒物的安全度。在人类社会中,模拟者要占这个便宜,就必须分肥。这种私下的二次分配在名义上不应存在,但实际上却很流行,因为欺负人的人通常是官府的人,或者是官府支持的人。

    为了追求长期利益的最大化,狼群也要调整自己与羊群的关系,培养税基,确定最佳屠宰率,保护草场,维护羊群生存繁殖的有力条件,打退其他肉食动物的入侵。

    施恩能不能得到回报,取决于受益者的良心,而施恩者无法控制受益者的良心,加害者则可以单方面控制局面,因为加害只须依赖对方的恐惧。任何人都有恐惧,但不是任何人都有良心。当冤大头是老百姓最合算的选择,而当贪官污吏则是官吏最合算的选择。这不是道德问题,而是利害格局决定的。

    在全球金融狂热的历史背景下,世人可以用一本又一本揣度式的《XX战争》夸大资本运作的神通广大,但事实却一次又一次的证明,最原始也是最高级的政治实现形态——暴力杀伐——在推动创新方面的原始活性。

    之所以口诛笔伐业界混沌的根源,在于制度和立法方面的缺失与滞后。也在于每个发言者的屁股坐在各自的板凳上。普通用户不用去管谁是谁非,凭本心、习惯、运用能力选择软件即可。除非你有莫大的隐私存在你的电脑中,那样的话,自己发明操作系统及一切应用软件吧 。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